• <tr id='ywv89'><strong id='ywv89'></strong><small id='ywv89'></small><button id='ywv89'></button><li id='ywv89'><noscript id='ywv89'><big id='ywv89'></big><dt id='ywv89'></dt></noscript></li></tr><ol id='ywv89'><table id='ywv89'><blockquote id='ywv89'><tbody id='ywv89'></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ywv89'></u><kbd id='ywv89'><kbd id='ywv89'></kbd></kbd>

    <span id='ywv89'></span>

  • <dl id='ywv89'></dl>
    <i id='ywv89'><div id='ywv89'><ins id='ywv89'></ins></div></i>
        <fieldset id='ywv89'></fieldset>
        <i id='ywv89'></i>

      1. <acronym id='ywv89'><em id='ywv89'></em><td id='ywv89'><div id='ywv89'></div></td></acronym><address id='ywv89'><big id='ywv89'><big id='ywv89'></big><legend id='ywv89'></legend></big></address>
          1. <ins id='ywv89'></ins>

            <code id='ywv89'><strong id='ywv89'></strong></code>

            终极系列第五部,老男人饭局

            • 时间:
            • 浏览:7

              宁波市公安局日前发布通报:5月29日凌晨  ,宁波市公安局出动1500多名警力  ,对宁波市局“0404”毒品案件进行统一收网  。

              在此次收网中  ,宁波警方在四川、湖北、贵州以及宁波余姚、慈溪等地抓获毒品违法犯罪嫌疑人154名  ,其中刑事拘留67人、治安拘留87人  ,缴获500多克、20多克以及大量吸毒工具和涉案财物  。

              去年12月  ,宁波余姚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在日常排摸工作中得到线索  ,有个绰号“阿贵”的贵州男子在余姚地区贩卖毒品  ,活动频繁  。当地警方立即对此立案展开侦查 ,并很快发现“阿贵”等人从四川、湖北等地购买毒品后  ,在余姚、亚视本港台慈溪等地进行贩卖  ,下家众多却又比较分散 。

              在进一步侦查中  ,余姚警方发现“阿贵”的一个下家还经常找一个绰号叫“阿梅”的四川女子拿货  ,而“阿梅”团伙组织也比较松散  ,不仅向下家批发贩卖毒品  ,有时还以“零包”的形式直接卖给吸毒人员  。经过深挖  ,警方又发现了分别以安徽人王某和贵州人陈某为首的另两个贩毒团伙  ,这4个团伙之间相对独立  ,但部分下家互相交叉交织在一起  ,警方初步排摸出涉案的50多名贩毒对象和100多名吸毒人员 。

              与此同时  ,宁波慈溪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在工作中获得线索  ,在慈溪城区有一个以绰号“司令”的江西人王某某为首的团伙  ,长期在慈溪城区及周边乡镇贩卖且数量较大 。王某某长期从江西等地的上家处购买  ,每次约500克  ,都是由王某某等人开车从江西上家直接进货后运回慈溪  ,再贩卖给黄某等人  。而在进一步调查中发现  ,黄某等人同时还从“阿梅”处进货贩毒 ,且“阿梅”在慈溪贩毒比较猖獗  ,已被当地多个派出所发现 。

              今年1月16日 ,宁波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组织会商 ,决定余姚、慈溪两地警方对各自经营案件进行深入侦查  ,加强信息交流 。2月28日  ,禁毒支队邀请省厅禁毒总队和宁波市局相关警种  ,组织余姚、慈溪禁毒大队召开案件协商会 ,经汇总分析决定成立专案组  ,由宁波市局牵头统筹组织  ,余姚、慈溪两地集中力量侦查攻坚  。

              3月28日  ,经公安部禁毒局批准 ,“阿贵”案件和“阿梅”案件分别被确定为公安部“2018-168”、“2018-169”毒品目标案件 。4月4日  ,宁波市公安局组织相关部门开展专家会商  ,将这几起系列贩毒案命名为市局“0404”毒品案件 ,成立专案组 ,制定统一行动方案 ,按团伙类别划分具体侦查抓捕对象统一收网  。期间  ,禁毒支队多次与余姚、慈溪市局协商侦查行动方向、具体抓捕方案 ,细化所有环节  ,力争安全顺利收网  。

              5月29日凌晨2点  ,宁波市公安局现场调度1500多名警力  ,对所有目标对象进行分散守候  。凌晨4点  ,随着指挥部一声令下  ,各抓捕小组发挥各自优势  ,现场灵活实施抓捕  。截至5月31日  ,专案组分别在四川、湖北、贵州以及宁波余姚、慈溪等地抓获涉案人员154名 ,缴获500多克、20多克以及大量涉案手机、银行卡、吸毒工具等  。

              宁波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宁波公安机关不仅“走出去”  ,将从源头上加大了对大案要案的打击力度  ,摧毁、掐断毒品犯罪向宁波本地的输入  ,同时也不放过对吸毒人员的查处  ,不断挤压毒品犯罪在宁波的生存空间  ,两方面齐头并进 ,努力净化宁波的社会环境  。

              整个抓捕行动都比较顺利  ,但也出现一些意外插曲  ,不过在现场抓捕民警的机智应对下都顺利完成抓捕任务  。在慈溪周巷镇城中村 ,毒贩朱某原本是跟怀孕的女友住在一处排屋  ,隔壁还住着他的父母  ,只是他自己有辆车 ,常常行踪不定 。在行动前  ,抓捕民警发现朱某的车子并不在租房处  ,而在约1公里外的一处公寓楼附近  。为防止意外 ,抓捕民警兵分两路守候伏击  。

              果然  ,一组民警冲进朱某的租房发现朱某不在房间里  。为了确定朱某的去向  ,这组民警故意打草惊蛇  ,折腾了比较大的声响  ,将朱某女友和父母都惊动了  ,同时偷偷通知另一组民警展开搜寻 。搜寻民警很快发现  ,公寓楼边上的一处排房里  ,有一处出租房大门虚掩着  ,里面还传出有人说话的声音  ,在凌晨四五点的时候显得很是特别  。

              没一会儿  ,远处伏击的民警又发现  ,朱某的父母居然骑着电瓶车朝这里飞奔而来  。不过  ,朱某父母很警觉 ,看到前方有陌生人走动  ,立马掉头回去了  。民警分析  ,朱某很可能就在附近 ,其父母也很可能是来通风报信的  。几分钟后 ,又有一名穿着短裤、光着膀子的男子也徒步跑过来  ,直奔那间虚掩房门的租房 。抓捕民警分析确认朱某就在那间租房里 ,立即合围上去  ,将正在跟老乡商量跑路的朱某当场抓获  。事后据朱某交代  ,他确实是接到女友和父母给他新手机打来的电话报信  ,而那名来租房的男子也是接到他女友的电线

              在余姚梨洲街道明伟村一处3层楼的农村自建房 ,抓捕小组也遇到了困难:这是在村道路边的房子  ,还有高达的院墙  ,路边只要有人经过 ,里面的看门狗就狂吠不止  。

              现场抓捕民警一面派人翻墙进去排摸情况  ,并组织人员守住各个出入口  ,一面向指挥部请求支援  。10分钟后 ,两组10人的增援力量带着一名开锁师傅赶来  。为安全起见  ,抓捕民警都穿戴上全套防护装备  ,在将外围层层包围后  ,翻墙进去打开院门 ,先让开锁师傅去试着开大门锁 ,未果后果断地一脚踹开大门 ,向目标对象所在的3楼卧室冲去 。

              此时 ,目标对象黄某某正拉开窗帘察看楼下动静  ,准备跳楼逃走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打开房门 ,就被一拥而入的抓捕民警摁倒在地上  。事后 ,民警还从黄某某家里搜查出弩箭等管制刀具  。

              在对一名贩毒的黑车司机进行抓捕中  ,民警还虚惊一场  。在行动前  ,这名对象在接到一个电话后突然驾车离开住所  ,上了高速公路往杭州方向奔去  。追捕民警一路跟踪  ,却发现对象在当天凌晨3点到了萧山机场后 ,一会儿驾车一会儿步行在机场里来回转悠  ,折腾了好几个小时  。

              刚开始  ,追捕民警以为对方听到风声被惊动了要跑路  ,没想到在锁定其据地位置将其抓捕后才知道  ,原来这名毒贩并没有放弃做黑车生意的“本职”工作  ,之前接到一个客户电话送客户到萧山机场赶飞机  ,到了目的地  ,他不想空车回余姚  ,就在机场到处寻找回程的客人 ,结果搞得追捕民警一头雾水 。

              在随后的审讯中  ,一名被抓捕的慈溪本地毒贩也让民警唏嘘不已 。这名年近50岁的小毒贩也姓王 ,老男人饭局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他凭着自己的努力开了一家五金加工厂  ,生意也越做越大  ,资产上千万  ,家里还有一双儿女 。

              可是  ,这一切从10年前开始渐渐给毁了  。他沾染上了毒品  ,成天沉迷在毒品带来的飘飘欲仙感觉中  ,浑浑噩噩地再也没有心思打理工厂的生意  。他的工厂渐渐入不敷出而倒闭了 ,妻子也在对他无数次的劝说无效后失望地离婚而去  ,长大成人的一双儿女也不再理睬他了  。他在毒品这条路上越陷越深  ,因为吸毒败光家产后  ,他为了筹集毒资 ,跟着原来的毒贩也干上了贩毒的勾当  ,并逐步成为一个贩毒的小头目  。

              作为他这个团伙的首要分子  ,“阿梅”贩毒更是疯狂 。“阿梅”姓廖  ,36岁  ,四川乐山人  ,原本是慈溪一家足浴店的收银员 。她吸毒后也走上了以贩养吸的道路  ,几乎每天都带几包毒品到足浴店里上班  。因为知道店里有监控  ,每次有人来要货时 ,她都找借口溜门出去交易  。她还在租房大门后的雨伞里藏着毒品  ,有时上班不方便拿货  ,就让同居的男友将毒品藏到所在小区门口的石狮子嘴里  ,然后通知买家自行取货  。

              但让她郁闷的是  ,同居的男友是在赌场里专门放高利贷的 ,看到她贩毒赚了不少钱  ,就骗她拿钱到赌场去放高利贷  ,结果被对方忽悠走了10多万元  。两人因此反目成仇 ,“阿梅”还到当地法院告了对方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