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x1sbg'><strong id='x1sbg'></strong><small id='x1sbg'></small><button id='x1sbg'></button><li id='x1sbg'><noscript id='x1sbg'><big id='x1sbg'></big><dt id='x1sbg'></dt></noscript></li></tr><ol id='x1sbg'><table id='x1sbg'><blockquote id='x1sbg'><tbody id='x1sbg'></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x1sbg'></u><kbd id='x1sbg'><kbd id='x1sbg'></kbd></kbd>
  • <span id='x1sbg'></span>

    <acronym id='x1sbg'><em id='x1sbg'></em><td id='x1sbg'><div id='x1sbg'></div></td></acronym><address id='x1sbg'><big id='x1sbg'><big id='x1sbg'></big><legend id='x1sbg'></legend></big></address><fieldset id='x1sbg'></fieldset>

    <dl id='x1sbg'></dl>

    <i id='x1sbg'><div id='x1sbg'><ins id='x1sbg'></ins></div></i>

    <i id='x1sbg'></i>

      <code id='x1sbg'><strong id='x1sbg'></strong></code>

        1. <ins id='x1sbg'></ins>
          1. 加纳vs美国,斩首

            • 时间:
            • 浏览:6

              一天夜里  ,一位父亲带着3岁的儿子到外边散步  ,儿子忽然指着天空中的明月问:“那是灯吗  ?”父亲机械地回答说:“那不是灯  ,是月亮  。”但儿子还是坚称月亮就是灯 ,父亲开始觉得儿子很愚蠢  ,但仔细一想又觉得儿子没说错  ,因为月亮确实有照明的功能  。而在中文当中 ,“明”字就是日、月相加  !

              这位思前想后才发现月亮与灯联系的父亲就是哈佛大学博士、香港城市大学副教授岳晓东  。按他的话说  ,在儿子面前  ,他才是“愚蠢的父亲”  。但这件小事却引发他去思考中国人缺乏创造力的根源 。

              中国人较西方人缺乏创造力  ,这不仅是多年来学术研究的结论 ,也一向是教育界的热点话题 。英国著名学者李约瑟就曾提出疑问:为什么中国的科技在唐宋时代就已领先西方  ,却在明清时代落后下来 。

              对此  ,人们一向认为这主要是儒家思想的影响  ,或是小农经济的局限 。但岳晓东博士经过多年的研究与思考后提出 ,中国人创造力不足更多是当今教学方法的僵化与知识运用的不足所造成  。在他看来 ,有四大因素制约了中国人创造力的发展 。

              “思维标准化是扼杀中国人创新思维的首要因素  。”岳晓东博士指出  ,“它突出表现为:思维功能固着、权威迷信、思维惰性  。而这一切都可谓时下之‘应试教育’不可避免的后果  。”

              例如  ,1998年某省的高考作文题是《坚韧———我追求的品格》  ,对此该省上万名家庭健全的考生竟都以“我自幼父母双亡 ,独自一人承担家庭重任成长至今”的公式化的虚假构思开题  ,这简直令人不可思议  !

              所以  ,“再没有比高考更加助长人的思维标准化了”  ,岳晓东博士认为  ,“所有的知识获取都应是‘进行时态的’  ,而非是‘完成时态的’ ,可高考的训练过程却让人把所有的知识都当成完成时态  ,促使孩子在学习中 ,只在乎‘什么是标准答案’  ,不在乎‘知识是怎样获取的’  。其结果是学生的思维越来越趋同  ,想象力越来越枯萎  ,满脑子装的尽是标准答案  。由此 ,知识传授的僵化成了思维标准化的罪魁祸首  。而没了想象力与问题意识  ,哪里来的知识的更新与进步 ?所以“纵使出于公平考虑  ,‘应试教育’不可替代  ,教师们也当想方设法在教学中培养学生的批判思维 ,使他们的知识增长不以牺牲想象力为代价  。到头来  ,知识是无穷的  ,真理是相对的  ,学了知识是为了发展真理 ,而非加以迷信  。”

              深入了解西方教育后  ,岳博士发现  ,西方教育与我们的根本不同在于:它从小学就培养学生的问题意识与批判思维  。例如  ,中国人讲辛亥革命  ,必然是讲时间、地点、人物、事件、意义等 ,到头来要求学生像流水账一样记下这一切;而美国人讲独立战争  ,就会要求学生做小组研究  ,探讨其发生或不发生的原因 ,到头来连独立战争是否会发生都是一个问题 。

              “其实 ,我自己就是一个思维标准化的产品 ,”岳博士话锋一转说:“我之所以不能把月亮当灯看 ,就是因为我对月亮的理解是高度学术化与文学化的:月亮是地球的卫星  ,月球的直径是地球的1/50 ,月亮上还住了一位怨女叫嫦娥 ,李商隐曾诗曰‘嫦娥应悔有灵药 ,碧海青天夜夜心’……这是典型的成年思维  ,缺乏孩子的直觉视野 。”由此  ,岳博士时常把儿子当作自己最好的创造力导师  。

              “美国教育注重培养自信心  ,中国学生常常缺乏自信心;美国学生常傲慢自大  ,中国学生常谦逊退让 。”

              岳晓东博士认为 ,知识无活力化是导致中国人创造力不足的另一重要因素  ,它导致学生对于知识的获取“见树不见林  ,学不致用”  。具体地说  ,知识无活力泛指学生不能主动地、有效地将所学的知识用在生活中去  ,缺乏学以致用的愿望与实践 。

              “知识学得少用得多  ,和学得多用得少会形成鲜明的反差  ,我们现在知识传递的结构就是学得多用得少  ,或学而无用  !”岳晓东说 。

              许多老师和学生都认为 ,中学乃至大学的学习都是基础学习  ,学过的知识现在用不上  ,将来会用上  ,所以不必强调学用结合  ,这其实是知识无活力的认识误区  !因为如果知识学习只是为了将来某一天能派上用场 ,那么那一天算是某一天呢 ?

              西方的教育多倡导发现式的学习、体验式的学习  ,它可使学生立即看到自己学习的成果;而我们东方的教育多是灌输式的学习  ,背诵式学习  ,它指望学生多年后才体会到自己的学习收获 ,这其实是很可悲的  。

              什么是学习的终极目标  ?是拿到一个好成绩 ,还是将学过的知识活学活用  。对此岳博士自己的一次亲身经历颇有启发意义  。在哈佛读书时  ,他发现一个大二学生一边读书 ,一边给一家日本的杂志投稿  ,讲述他在哈佛的求学经历 ,深受一批“粉丝”的喜爱 。结果这家杂志社出资邀请他到日本去做巡回演讲 。这件事对岳博士触动极大  ,“在我24年的学生生涯中  ,前22年的学习都是为了拿到一个好成绩  ,从来没想过把自己学的东西卖出去  ,而那个学生在大二时就活学活用  ,现学现买 ,这不就是知识活力化嘛 !”于是岳博士也把自己的作业整理了一番 ,开始到国内的杂志投稿 ,终于在32岁那年发表了第一篇文章 ,说来真是太迟了  !

              岳晓东博士在内地很多高校做学术报告时发现  ,当他问 ,发表过文章的人请举手时  ,一些博士生都不举手  。再问  ,你打算多大岁数发表第一篇文章时 ,大部分人都说  ,硕士论文写完再发表 。

              这表明中国学生处于惯性的思维之中  ,即“我现在知识非常浅薄  ,我有什么资格去发表文章”或“现在学的东西还不扎实  ,怎么能发表文章”  ,与之相对  ,“著名心理学家皮亚杰12岁就发表文章  ,我的导师19岁发表文章 ,我都属于反应迟钝的 !”岳晓东说 。

              他认为 ,“知识的活力化就是要有学习的觉悟———当你没有觉悟时  ,你的学习永远是被动的  ,而当你开始了觉悟 ,知识就会变得主动起来 ,也更早能实现其价值  。”所以 ,知识的学习应该使人变得越来越自信  ,越来越主动  ,而非越来越自卑 ,越来越被动 。

              “假如某人宣称已经学会了思考  ,大多数人都会以为他指的是逻辑的思考 。”———创新教育学家爱德华·德·波诺

              心理学认为  ,聚合思维以逻辑思维为基础  ,十分强调事物之间的相互关系  ,试图形成对外界事物理解的种种模式  ,追求问题解决的唯一正确的答案;而发散思维则以形象思维为基础  ,不强调事物之间的相互关系  ,也不追求问题解决的唯一正确答案  ,它试图就同一问题沿不同角度思考 ,提出不同的答案 。

              换言之  ,聚合思维就是逻辑思维 ,就是演绎、归纳思维 ,而发散思维就是想象力  ,就是形象思维  。例如 ,在聚合思维中 ,1加1只能等于2;但在发散思维中1加1可以有各种答案 ,如等于3(如夫妻结婚生子)  ,等于1(两个人齐心协力  ,拧成一股绳) ,等于0(两个人闹矛盾  ,互相拆台)  。而在汉语中  ,它还可以等于二、十、王、田等  ,凡此种种都是发散思维或想象力的表现  。

              “聚合思维与发散思维同步发展  ,才能使人既有知识基础  ,又有创新能力 。可惜在当今的教育制度中 ,聚合思维发展往往是以牺牲发散思维为代价的 。换言之  ,一个人在入学后  ,随着他逻辑思维能力的不断提高  ,他的想象力也在日益下降  。这种情况到了高中阶段可谓达致登峰造极  !它使得学生在思考问题时  ,怎么简单怎么来  ,怎么省事怎么做  ,对世间万物形成了大量的心理定势与功能固着  。现在中国学生的思维训练中缺乏聚合思维和发散思维的互补  ,无法使创新思维得到发展  。”

              岳博士在香港城市大学开设了一门创新与问题解决的课 ,在课上  ,他时常与学生做发散思维的活动  ,如回答《脑筋急转弯》中的问题  ,发现杯子的100种用途等  ,以培养学生的求异思维、逆向思维、问题意识的能力  ,这些活动都深受学生的欢迎 。

              爱因斯坦曾说:“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  ,因为知识是有限的  ,而想象力概括着世界上的一切 ,推动着进步且是知识进步的源泉  。”岳博士认为  ,爱因斯坦的成功就在于他的发散思维与聚合思维同步发展  ,互为补充  ,而非像在我们的教育体制中那样相互排斥  ,互为冲突  。

              “在日常生活中的创新表现是创造力的最大表现  ,也是个人成功的最大表现  。”———美国著名心理学家斯坦伯格

              岳晓东博士认为  ,“创造力认知非凡化”也是阻碍中国人创造力发展的重要因素 。中国人对创造力的认识一向受到“非凡论”观点的影响  ,即将创造力与科学技术的重大突破和发明联系起来 ,认为创造力是少数天才人物的专长  ,是特殊能力的表现  。

              在很多中国人的眼里  ,只有哥白尼发现日地运转规律  ,创立日心说;巴斯德发现狂犬病疫苗;达尔文发现生物进化规律  ,创立进化论这样的发现才能算得上创造性  。

              “如果这样看创造力  ,我们普通人这辈子永远也出不了头  ,因为我们几乎永远也不可能达到牛顿、爱迪生、爱因斯坦这些人的水准  。”岳晓东说  。

              对此  ,金牌榜他指出  ,我们要走出创造力认知的“非凡论”的误区 ,大力倡导“平凡论”观点 ,将创造力与日常生活的革新变化结合起来 ,把创造力当作是人人与生俱来的能力  ,需要不断加以开发和利用 。其实  ,创造力是多元化的、生活化的  ,在生活中无处不在  。

              “每年春节前后  ,香港的中餐馆都会上一道菜  ,叫作‘金银满地’  。它其实就是炒鸡蛋  ,其中蛋黄为金 ,蛋白为银 ,图个吉利 ,突出表现了生活创造力  !”岳博士还举了郑和的例子  ,他率领万人舰队七下西洋  ,这可谓他非凡创造力的表现  。但人们有所不知的是  ,郑和根据在航海中的风向 ,储水的竹筒  ,船员的铜钱等发明了麻将  ,这虽是平凡创造力的表现 ,却对中华民族贡献突出  !

              所以 ,我们在教育过程中  ,要帮助学生摆脱对学术权威的顶礼膜拜  ,通过教育实践来提高学生的自信  ,发现平凡创造力的种种表现 。

              岳晓东  ,著名心理学家  ,哈佛大学人类发展与心理学系博士 ,现执教于香港城市大学应用社会学系  。在心理咨询、创新思维、青少年偶像崇拜等方面进行了大量的研究 。

              在目前的教育环境和文化传统下  ,我们能通过什么方法来提高自身的创造力呢  ?岳晓东博士首先提出 ,要对创造力的含义有全新的理解  。

              对此  ,他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创造力就是把熟悉的东西变得陌生起来 ,再把陌生的东西变得熟悉起来  。”在他看来  ,爱迪生的发明大都具有这样的特点  ,而找出杯子的100种用途恰是创造性的直接表现  。

              其次  ,岳晓东博士建议  ,要加强多元思维与批判意识的培养  ,摆脱思维标准化的惯性  。他还提出多做“一题多解”和“多题一解”的活动  ,如1000由8个8组成 ,可以是8+8+8+88+888=1000  ,也可以是(8888-888)/8=1000 。这种思维游戏  ,会让学生从小形成创新冲动和多元思维的习惯 ,而《脑筋急转弯》则是“多题一解”的最好活动 。

              第三 ,岳博士强调要加强学习的觉悟  ,想方设法把学到的知识运用出来  。岳晓东指出  ,美国大学倡导的“案例教学法” ,就是避免教师的“满堂灌”而倡导学生主动思考  。在西方大学的课本中 ,每一章后面都有一些训练批判性思维的习题  ,以此来让学生实现思维的活力化  。

              最后 ,岳博士提倡加强交叉学习法  。数学大师希波尔特说过:“为什么在我们这一代惟有爱因斯坦说出了空间和时间的最有卓识、最深刻的东西  ?这是因为一切有关时间和空间的哲学和数学他都没有学过  。”岳晓东博士认为  ,这句名言说出了交叉学习对于启发人们创造力的巨大意义 ,它使人跳出传统形成的窠臼  ,会不断有让人惊喜的新发现  。